当前位置:手机购彩 > 人才招聘 > 正文

毛泽东20年间拒绝他6次看望, 72年见面后埋怨: 怎么才来看我


admin| 更新时间:2022-07-22 09:35|点击数:未知

毛泽嵘是毛主席的“五弟”,在20年间里,毛泽嵘不断地向毛主席提出要前往北京看望他,但毛主席却次次拒绝了他。

1972年,毛主席见到毛泽嵘埋怨道:“怎么才来看我?”

那么,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?毛主席为何要多次拒绝毛泽嵘?又为何埋怨他来得太晚了呢?

兄弟情深,书信往来

毛主席在家中排名第三,在他下面还有六个弟弟。在毛主席参与革命后,其余的弟弟们受到了兄长的熏陶与指示,同样走上了革命道路。

在国民革命(大革命)失败之后,毛泽连(家中老九)在参加农会活动的时候,遭到百匪的追击。

在敌人的追捕过程中,毛泽连慌乱逃离,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树杈,不慎刮伤了眼睛。在左眼受伤后,毛泽连日渐消沉。

1949年8月,长沙、韶山相继解放,南下韶山的解放军找到了毛泽连,在毛主席指示后,他们将毛泽连与李珂一同带到了北京。随后,毛主席便让长子毛岸英带着毛泽连来到了北京协和医院进行治疗。

由于毛泽连的眼睛没有在受伤后及时治疗,目前的方案有很大的风险,医院也不能确保有十足的把握,可以将眼睛复原。

毛泽连知道后,考虑了很长时间,决定先回故乡,等待医生找出其他的治疗方案。

毛泽连来到毛主席的家中,告知他准备回家的事情。毛主席听后,支持毛泽连的决定。毛主席已经很久没有回到家乡,听到毛泽连即将回家的消息,心生感慨。

毛主席向毛泽连询问家中的事情,随后又询问了毛泽嵘的行踪。

毛泽嵘是在毛主席的亲人中与毛主席最为亲近的。幼时,毛主席时常带领毛泽嵘一起玩儿,一同学习。对于这个堂弟,毛主席很是喜欢,也很是疼爱。

毛主席从毛泽连口中得知,毛泽嵘在遭到蒋介石的追捕后,常年流浪在外,经历了十多年的风餐露宿。毛泽嵘回到家乡后,遇到房屋变卖,再次无家可归的他,无奈之下来到了杨林乡的外祖父家。

毛主席知道毛泽嵘的行踪后,便又询问了一些他的近况,希望他一切安好。

回到家乡后,毛泽连将毛主席慰问的事情,告知了毛泽嵘。毛泽嵘听到后十分诧异,他以为三哥多年不回家,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。毛泽嵘在得到三哥的音信后,终于将常年悬挂的心放了下来。

几日后,毛泽嵘找到乡中的人帮他书写了一封信,讲述了近些年对三哥的思念,并在信中表示:希望也可以去往北京看看三哥。

毛主席在收到信后,立马给毛泽嵘回了信。

但毛泽嵘收到回信后,并没有很开心,甚至还感到一丝丝失望。

五弟(毛泽嵘):多次来信,都已收到了,你今年不要来京,明年再说罢。预祝,健康!

1952年10月,毛泽嵘再次收到毛主席的书信。

不过,这一次的书信是由毛宇居送过来的。

这一封书信本是毛主席写给昔日老师毛宇居的,但毛主席在书信中提到了对毛泽嵘的挂念。为此,毛宇居特意派人将这封书信送到了毛泽嵘家中。

毛泽嵘听到三哥给自己书写了书信,十分开心。毛泽嵘知道三哥的心中也是十分挂念他的,于是他迫切地想要上京去看望主席三哥。随后毛泽嵘托村里的友人,将他亲手腌制的食物和他的书信一同上京送给了毛主席。

毛主席收到毛泽嵘的信封后,书写了一封拒绝毛泽嵘上京的信。书信内容如下:

泽嵘贤弟:四月九日给我的信,及所寄的食物都已收到,谢谢你。但因为你眼睛患有伤,来京路上多有不便,你似乎不必来看我。若你有困难,可以书信相告,替你想办法解决。此祝,身体健康!

如果说毛主席前几次的书信让毛泽嵘有些失望,那么这封信与毛泽嵘而言便是彻底失望了。

他疑惑:主席三哥为何不让自己上京,前两年泽连都已经去过,连家乡的邻居与朋友都已经去过,唯独自己不可以。毛泽嵘的心中很是不解,迟迟都想不明白。

终得相见,深入交谈

1953年10月2日,毛主席得知家乡母亲那边的亲戚文九明将要来京,他便立刻向文九明写了一封书信,希望这次可以带着毛泽嵘一起来京。

文九明:毛泽嵘,是我的五弟,他曾多次向我表示希望来京,请你带他一同前来。他不曾读过书,更不曾出过远门,请你捎他一路,他此行的路费,全由我个人补发。如若无充足费用,便可以凭借此信,向省委统战部同志帮忙。另路上寒冷,每人需携带薄被。无需带任何礼物,也无需带其他人。至嘱。预祝,顺行!

一个月之后,毛泽嵘如愿以偿地来到了北京,在中南海的书屋见到了毛主席。“此去经年”,两人已是20多年未见。

毛泽嵘见到三哥,很是激动,紧紧的拥抱着毛主席,不停的喊着“三哥,三哥。”

毛主席也是如此,见到多年未见的毛泽嵘,不停地拍着他的肩膀说:“五弟,五弟。”

在多次书信后,毛泽嵘与毛主席终于在北京相见。毛泽嵘在北京居住了一段时间后,便准备回家了。毛泽嵘离别前,毛主席担心毛泽嵘回家路途着凉,便送给他一件毛呢大衣,一套被褥。

经过这一次见面,毛泽嵘心里十分开心,更加确定了主席三哥对自己的兄弟情义。之后的两年,他都分别去了北京,与毛主席叙旧聊天。

1955年,毛主席邀请家乡的几位亲人来到北京团聚。毛泽嵘就在其中,这是他第三次来到北京。

这一场聚会,表面上是亲人间的叙旧,实际上是毛主席以此来询问家中的实际情况。

毛主席的表侄文炳璋,是一个有话直说的人,毛主席认为他是有自己的见解与想法的,再加上他之前反映文运昌自私狂妄,不服从管教的事情,毛主席对他更是欣赏。

毛主席见到文炳璋后,便直接开口询问,但一向是“直言进谏”的文炳璋,这一次面对毛主席询问农民温饱的问题的时候,却支支吾吾,不敢说出实情。

毛主席见状,严肃地向文炳璋询问:“说出实情,不可隐瞒。”

亲戚们见到毛主席如此严肃的神态,顿时紧张起来。家宴的气氛也降到了极点,亲人们都屏住呼吸,等待文炳璋的回答。

毛泽嵘虽然没有文化,却也知道文炳璋这次是刻意隐瞒了一些事情。于是,他走到毛主席的身旁说:“三哥,我有话要说。”

随后,毛主席带着毛泽嵘来到院子外面,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坐下交谈。毛泽嵘在坐下之后,便“噼里啪啦”地讲述了许多农村的现状。

“农村相对于之前,情况确实是好了许多,但有些农户处于半饥半饱的状态。”毛泽嵘平静地说。

毛主席听后,心里咯噔了一下。虽然毛主席在文炳璋犹豫的时候,已经料想到了。但是听到农村的事情,还是忍不住伤心起来。

之后,毛泽嵘又向毛主席讲述了许多农村的处境问题,医疗、教育、农工等等。毛主席听过后,便决定让毛泽嵘充当他在农村的眼睛,让毛泽嵘代替他去调查农村的现状与问题。

回到韶山之后,毛泽嵘肩负起毛主席对他的信任,深入农民生活,不断地向毛主席汇报家乡的情况。只可惜,毛泽嵘不会书写,也不会讲述。每当他让旁人帮他书写的时候,他所说出的话与旁人书写的内容总会出现偏差,有时还会偏离了意思,造成了误解。

过了一段时间后,毛泽嵘便放弃了毛主席交代的任务。

错失见面,产生隔阂

1959年,毛主席回到家乡韶山。回去之后,毛主席便宴请了家中的堂弟、烈士家属和好友们一同吃饭。这次宴会总共有40多人,却没有毛泽嵘。毛泽嵘知道毛主席在家乡住了三天便离开之后,十分伤心。

毛泽嵘一度以为,毛主席之所以没有邀请他,是因为他在毛主席安排的事务上出现了差错,激怒了毛主席。

其实并不是这样,毛主席匆匆回到家乡,是为了解决一些事情并顺带回乡看看。仅仅只有三天的时间,时间匆忙,事件紧急,便没有将宴请安排得特别周全,也疏忽了许多,遗漏了很多人员。

但毛泽嵘并不知道这些,再加上这几年他得罪了太多家乡的权贵人士,以至于他们封锁了毛泽嵘的消息与行踪,为了避免毛泽嵘在毛主席面前,透漏出他们一些不作为的事情,于是他们专门阻止了毛泽嵘到韶山去见毛主席。

1962年,毛泽嵘再一次见到毛主席,但此时的他丢失了曾经看到毛主席的随意和热情。因为在毛泽嵘接受向毛主席反映家乡情况之后,毛泽嵘便受到了家乡一些人员的冷眼。

这一次他来到北京,心里承受了太多的压力,他不知道是否还应该向毛主席讲述家中的情况,他的心中还对毛主席回到家中,却没有宴请他的事情耿耿于怀。又或是,毛泽嵘“恃宠而骄”,在得到毛主席的庇护后,便开始凭着亲人的身份,做出一些“贪图小利”的事情。

毛泽嵘向毛主席诉说他自己在家乡的困难,完全没有反映农民的情况。

毛主席也知道毛泽嵘家中的苦楚,毛泽嵘年龄越来越大,身体也越来越差,再加上眼睛上的伤。当然还远不止此,更加重要的是毛泽嵘没有子嗣,无儿无女。对于毛泽嵘的事情,毛主席也是非常担忧。

但即使如此,毛主席认为毛泽嵘也不应该凭借这些,就可以有一些特权。尤其是在这个时间点,三年自然灾害刚刚过去,国家和人民都还没有从中缓过来,更不应该随意寻求资金援助。

毛主席深深呼了一口气,然后向毛泽嵘说:“你是我亲戚,不能搞特殊,更不能高人一等。现在国家有难,人民的生活也是贫苦不堪,全国人民都在过着挨饿的日子,咱们都不能例外。日后你来北京,要经过我的批准。”

毛泽嵘这一次来到北京,既不是向毛主席讲述乡村现状,也不是向毛主席叙述亲情,而是向毛主席讲述自身的一些困难。

只能说,毛泽嵘挑选的时机真的不是太好。这个时间点,正是国家经历两年自然灾害之后,民生最不稳定的时候,全国人民都在经受着挨饿与苦楚,这个时候毛泽嵘来向毛主席寻求帮助,只能说是没有大局观。

1964、1965、1967年里,毛泽嵘都来了公社,希望可以再次来京。然而,每次都遭到了公社的拒绝。

1968年,公社内部发生了一些变故,所有的人员都进行了调整。这些新来的公社人员并不了解毛主席向公社写过一封信,要求毛泽嵘每次上京前都需要经过他的同意。

1968年,毛泽嵘站在韶山杨林公社走廊,蹒跚着脚步询问过往的路人:“你们的书记在哪办公?”

来来往往的人群,没有一个人上前告知毛泽嵘。直到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四周巡逻的时候,见到了不断盘旋的毛泽嵘。告知了他,现在早已经没有书记了,只有革委会主任。随后,这位带着红袖章的年轻人带领毛泽嵘来到了革委会主任办公室。

主任听到毛泽嵘寻要介绍信去北京后,哈哈大笑说:“你去吧,我们公社为你开介绍信。”

毛泽嵘离开公社后,心里充满了疑惑:之前不是还万般阻挠,拒绝给我开介绍信,怎么突然就同意了呢?

毛泽嵘带着疑惑来到了北京火车站,放下行李之后,毛泽嵘便向中南海打去了电话。第一通电话没有人接,接着毛泽嵘又拨打了一次。

这一次,中南海警卫局那边接了电话,毛泽嵘立马开口说:“我要找毛主席,我是他五弟,你只要告诉他,他就明白了。”

毛泽嵘说完之后,便挂了电话,怕听到对方的拒绝,毕竟他已经等了太久。

过了一天,毛泽嵘仍然没有看到毛主席。毛泽嵘很是失望。随后,他便回到了家乡。

1972年,毛泽嵘再一次来到北京。

毛泽嵘在医护人员的搀扶下,步履蹒跚的走进毛主席的病房,看着床上的三哥,毛泽嵘眼眶里顿时便涌现了泪花。这时候,毛泽嵘才发现原来距离上一次见面,已经过去了十年时间。

毛泽嵘看着毛主席,不知从何开口,他似乎还在对以往有些隔阂。

毛主席见到毛泽嵘便开口说道:“泽嵘,还有泽连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们怎么不来看看我呢?”

“三哥,我们不是不想来,我们也很想你,只是怕打扰您的工作,就没有......”

没有等毛泽嵘说完,毛主席便略带有些埋怨地说道:“所以你们就不来看我了?就连我你们也不来看一下?”

毛泽嵘听完毛主席的话后,便全部释怀了。他忘记了往事,痛恨自己没有坚持来到北京看望毛主席,痛恨自己因为一些小事儿忘却了彼此间的兄弟情谊。什么批准!什么同意!什么隔阂!什么恼怒!

毛泽嵘回忆着之前的不该,憎恨自己在遭到拒绝之后,便没有继续来京看望毛主席。一时间,毛泽嵘立刻理解了毛主席的不易。

毛泽嵘越想越难过,一时间他又像幼时那个五弟一样来到三哥的身旁,抱着病床上的三哥不停哭泣。毛主席看到眼前的毛泽嵘,也不禁流出了眼泪。

这一次见面。便是毛泽嵘与毛主席彼此之间最后的相见。

1977年,毛泽嵘来到北京,望着躺在花丛中的毛主席,颤抖着身子,嘶吼着:“三哥!三哥!我是逊五啊,我来看你了。”

只是,此时的毛泽嵘再也听不到,眼前这位老人对他回一句:“逊五老弟,你怎么才来看我啊?”

毛泽嵘与毛主席的相见,从书信开始、介绍信、电话询问再到最后的花圈送别。20年间,他受到了毛主席的六次拒绝,有书信上的拒绝,更有无法离乡来京,寻求介绍信的拒绝。但无论毛泽嵘收到过多少的拒绝,他与毛主席之间浓浓的兄弟情是无法割舍的。

毛主席因为身份的特殊,身为国家领导人的他,要考虑到许多方面的事情。“万事不得已”所有事情在决定之前,毛主席都会进行深思熟虑,每件事情都以人民为主,以国家为主。毛主席为此付出了许多,劳累了许多,也丢失了许多。

不过幸好,最终毛泽嵘理解了毛主席的身不由己,理解了他的不容易。这一份长达20年的6次拒绝里,包含了毛主席对“逊五老弟”的关心。

那么对于“毛泽东20年间拒绝毛泽嵘6次看望,72年见面后埋怨:怎么才来看我”的故事,大家在看完之后有什么感受呢?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看法。

手机购彩平台,手机购彩官网,手机购彩网址,手机购彩下载,手机购彩app,手机购彩开户,手机购彩投注,手机购彩购彩,手机购彩注册,手机购彩登录,手机购彩邀请码,手机购彩技巧,手机购彩手机版,手机购彩靠谱吗,手机购彩走势图,手机购彩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